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男MAN味真正汉子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男MAN味真正汉子
               男MAN味



  大龙是男人最优秀的遗传,他那张粗壮的身板和这黑色的土地一般,健硕而粗犷。他的身躯犹如远处起伏的山梁一样高大雄伟,他那粗粗壮壮的腰支撑着一付宽宽的肩膀,宽宽的肩膀又扛着一张剽悍的脸庞,充满雄性的脸上烙满了在荒野上多年劳作而留下的古铜色痕迹,宽大的下巴上长着一付厚厚的嘴唇。从他敞开的衣服里裸露出高高的隆起着的充满着青春欲望的紫褐色胸脯,他那一身强悍粗犷敲上去当当作响的肌肉和有力的双臂叫多少男人看了心跳。

  一天的活干完了,太阳隐身在远处黑色的群山之后,落日的余辉把大地映得通红,望着刚刚翻过的黑土地,大龙没有半点疲倦,似乎还有没使完的力气。被汗水湿透了的衣衫像一张树皮缠在他粗糙的皮肤上闷得他有点透不过气来。大龙环视了一下寂静的四周,慢慢地扒下湿漉漉的衣服,解开裤带,褪下肥大的裤子,露出一身被太阳晒得黝黑锃亮的肌肤。那是大自然留下的印迹,每当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的时候,他就起身彼起衣衫赤裸着精壮光溜的躯体扛起锄头走向田野,开始一天新的劳作。

  微风阵阵袭来,使他顿感浑身舒畅,那一身结实发达钢铁般坚硬的肌肉,宽厚的胸脯,有力的臂膀,粗壮的大腿,一块块腱子肉棱角分明。发达的腰肌就像一个楔子插在丰满健壮的臀部,一双粗黑的大脚板踩在湿润的田梗上。

  浓密的胸毛从他的脖子下面布满前胸一直向身下延伸。在他长满阴毛的胯下伸出一个极为标致,闪烁着古铜光彩的阴茎,那像车轴一般粗大、直挺挺的阴茎足有近一尺长,由于充血而涨大的茎干暴露着一根根青青的筋脉,硕大而紫黑的龟头比茎干粗出一圈像油锤头一般,龟头的轮廓饱满边缘宽厚,随着脉膊一下一下的微微地颤动显示着无穷的力量。

  那是无比的宝物,每日的劳作,锻炼了它的劲头,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似乎随时能满足一切要求,挥舞上阵。每当他赤裸着身体在河边中游泳洗浴的时候,他那无比的大鸡鸡都会引来众多男人羡慕的眼光。风凉的傍晚款款袭来,他的胸膛肚子大腿感到柔情激荡,他只觉得身体内发出一阵阵的燥热,血液在脉管里流淌得更快了,两腿的肌肉在有力颤动,身躯内最隐秘的部位象伸出一只脚一下一下有力地踹着他,他感到体内的炽热之血精壮之液在向上沖涌……。大龙抬起粗大的双手紧紧地握住向上勃起的大鸡鸡,一下一下用力地捋动起来,眼前浮现他同和他身体一样黝黑健壮的虎子互相亲吻、纵欲作爱的情景。

  大龙的身体有节奏、有力量地晃动着,一股暖流在腹中上下翻滚,紧接着从他的大阴茎喷射出一股股炽热带着奇异浓香的精液,一种舒服的快感涌遍了他的全身。那乳白色的液体倾泻在大地上,粘满了大龙一手。

  大龙轻轻地抚摸着刚刚释放完精液的大阴茎,心里感到无比的快慰。他对自己的大鸡鸡无比的自豪,它使他享受到了男人所应有的尊严和力量,有谁能不为这样大的鸡鸡而骄傲呢?大龙放开手,硕壮的鸡鸡一恍一恍慢慢地垂了下来。他痛快地伸了个懒腰,拿起衣服,就这样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向河边走去。

  大龙刚走到河边,只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哗啦哗啦地撩动着清澈的河水洗着赤裸精壮的身躯,一个粗壮、硕大的阴茎在两条毛绒绒的粗腿间勃勃楞楞来回晃动着,像锒头一般的、黝黑黑的大龟头一下一下碰打在腿上发出卟卟的声响。
  这情景使大龙尚未平静的情绪又被激荡起来,只觉得还没完全耷拉下来的大鸡鸡一下子又直挺挺地硬了起来。大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步猛扑过去,把虎子紧紧搂住,用炽热的大嘴亲吻着他的全身,他张开宽厚的嘴唇把虎子的大鸡鸡嘬含在口里,使劲的吸吮着。

  大龙用自己的大嘴一下紧似一下地将虎子的大鸡鸡从头捋到根部,用他那粗糙的舌头把虎子黝黑的大阴茎从龟头往下沿着粗涨的脉管细细地舔抚着,吸嗅着两个热乎乎的睾丸和腿股的内侧,慢慢地细细地舔吻着虎子阴茎那紫黑色的大龟头,将它流出来的液体一点一点地吸到嘴里,把整个阴茎的茎干、龟头和睾丸舔舐得湿露露滑腻腻的,粗大的阴茎随着脉搏一挑一挑地勃动着,黑紫色的龟头闪着油亮油亮的光泽。

  虎子低声痛快地呻吟着,一天的劳累被这舒服的快感沖没了。大龙贪婪地嗅着虎子呼出的象草原风一样干燥的带着酒味的气息,嗅着他身上蒸发出来的酸酸的汗味和苦辣的烟草味,感受着虎子古铜色皮肤的炽热。虎子的身体像酥了一样,他闭上眼睛。大龙的浑身燃火,通体灼热,他用力抱起虎子精壮的身子,把嘴唇压在虎子炽热的嘴唇上,一点一点的体味着那直浸肺腑的情息。虎子的身子在他的怀里痉孪起来,就像刚酿熟的洒浆在缸里滚动一样,浑身的热血穿透两人胸膛在大龙的四肢窜流不息。大龙把虎子放倒在绿毯一样的河堤上,将门板一样粗壮的身体压了上去,俩人在地上翻滚起来。

  大龙和虎子紧紧地抱在一起,互相抚摸揉搓着,一股电流样的麻木感通遍全身,两个硕大粗壮,黝黑坚硬的阴茎在两人的腹间一下一下地抽动着,象两只跳动的小生命滑腻腻的摩擦着。虎子伸出一双粗大的手抚摸着大龙浑身结实的腱子肉,用舌头舔着他汗津津的皮肤,他感受到了大龙热烘烘醉人的汗气,心里痛快地呻吟着。

  这时大龙也在抚摸着他,在虎子的心里这是他最幸福的时刻。当大龙的手在虎子坚实的屁股上轻轻的滑动时,虎子再也按捺不住激荡的情绪,他一下子把身子转过去,用有力的屁股紧紧地夹住了大龙的大鸡鸡,大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子上下起伏着,他太兴奋了,太舒服了。猛地他把自己涨得紫黑的大鸡鸡从虎子的两股间抽出来,掰开虎子的屁股,使劲插了进去。虎子欢叫起来,眼前泛动着无数美妙的色彩,两人互相配合,丰满地臀部一上一下的起伏,像活塞一样有节奏的晃动着。虎子感到自己的腹中有一条大虫在来回地窜动,搅动着他的内脏。
  虎子用自己肌肉丰满结实的臀部一下一下使劲地捋动着大龙的大鸡鸡,拔弄得大龙心里一阵阵的舒坦。虎子那强壮的健体贴伏在他热烘烘汗涔涔的怀里,大龙垂头望了一眼虎子粗壮古铜色的肌体,心里泛起一种神圣伟大的情感,一种男性的力量,同时也感受到自己阳性的膘悍和强壮。他的胸膛内象流过九曲小河,情肠柔裂。

  这种感觉使他浑身发抖,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他使足了力气把粗硬的阴茎在虎子的腹中上下快速地抽动着,全身的肌肉一阵紧似一阵地抖动起来,一股强烈的像电流一样的感觉从大龙阴茎那厚实的龟头边缘激发出来,沿着粗涨的茎干传向腹部、胸膛直通向脑海,紧接着随着发达的腹肌一下下强有力的抽搐从他的大鸡鸡里喷射出一股股炽热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流在虎子的肚子里。
  这时虎子感到自己的腹中有一股热流涌动,一阵阵强烈的振憾,从他的大鸡鸡中喷出浓香的精液,大龙用手将虎子的精液接住,然后把这浸人的香液一点一点涂抹到自己的长满胸毛的胸脯和腹部上。大龙趴在虎子的身上,抽出刚射完精液滑腻腻的大鸡鸡,余兴未尽地在虎子的身上揉蹭着。虎子翻过身来仰面躺着,将两人的大阴茎握在一起,轻轻地揉搓着。风儿暖暖地抚摸他们光溜溜的身子,月光洒下一片桔黄色的梦。

  大龙和虎子是从小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大地练就了他们一身的肌肉,也练就了他们的野性。他们从父辈那里继承了十足的雄性,每当他俩在旷野上玩累了以后,便一起赤条条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酣睡。不到十岁,那朦胧惬意的感觉就开始在他们的身体上萌发出来,当俩人尚嫩的阴茎碰到一起的时候,他们体验到了一种新的感觉。从此这种美妙的感觉就代替了往日的玩耍,俩人的阴茎随着他们的身体一天天长大。变粗,腹部周围的小绒毛渐渐地变成了浓黑的阴毛。丰满坚实的龟头也在短短的几天里显露出来,摆脱了那层薄皮的束缚,迎着大地的微风和骄阳一天天地茁壮起来,变得黑紫黑紫的像铁一样坚硬。每天晚上他们都象蟒龙一样缠在一起,互相含着对方粗大的阴茎睡觉。

  虎子枕在大龙火热的胸膛上,谛着他心脏膨然有力的心跳。大龙柔细地触摸着虎子苍劲有力的肌肉,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欢快感觉。虎子翻了一下身体,大鸡鸡触到大龙热炽的胸脯,他从心里欢快地哼了一声浑身松软地贴在大龙身上。
  大龙默不作声地更加用力地搂紧虎子,肌肉饱满的大腿交缠在一起,一双粗肥的大脚在虎子的身上磨蹭着,虎子感到无比的甜美,互相依偎着进入甜密的梦乡。

  虎子在睡梦中扭曲变形的肉体在大龙的胸前磨蹭着,似柔云润雾,飘忽升腾,那种奇异美妙的感觉将大龙从睡梦中唤醒,那感觉漫上他的心堤直淹到喉咙下,在突兀的喉节上沉浮波动。粗大的手掌粘满了刚才流出来的滑稠的精液,那新香的气味浓烈扑鼻,搅得大龙心里一阵舒坦。大龙喘出一口悠长的粗气,他感到灼热难耐,用头死死地抵住虎子结实的胸脯,强烈的欲望似乎要从那身突兀的肌肉和暴起的青筋里迸发出来。他调转过身来,把虎子的大鸡鸡叼在嘴里,同时把自己胀粗的阴茎插到虎子的嘴里,在睡梦中体味着那无尽的快乐。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